您的位置:首页 >>老龄调研>>正文
多点关怀多点爱——来自阆中市农村空巢老人的调查报告
信息来源:阆中市老龄办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06  阅读次数:118

农村空巢老人是我国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过程中急剧扩大的群体。他同留守儿童、留守妇女一样,都是我国经济社会转型过程中基层农村不可回避的现象。对此我们开展了工作调查。

一、基本情况

截止2016年12月底,我市60周岁以上老年人206894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4.08%,其中农村留守老人58165人,分别占全市老年人总数、全市农村老人总数的28.44%、44.23%,农村空巢老人问题不容忽视。

二、问题产生原因

近年来,曾一度人口占比高达70%的农村和承载着满满的温情回忆与幸福味道的家庭,突然来了个剧情大反转——陆续空心、空巢,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种:

(一)生活方式转变。受经济支撑多元、生活节奏加快、家庭作用弱化和精神需求满足等因素影响,致使老年人和年轻人在生活方式上有了质的差别和量的差异,进而让部分年轻人率先从原有的大家庭中分离出来,另辟天地、自立门户,从而导致原有的家庭呈现“倒金字塔”式的发展,分户空巢也就势在必然。

(二)家庭成分缺失。因自然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有赡养、抚养义务的一方提前去世,而部分老人因个人思想观念、生活习惯等因素影响,不愿与下一辈集居,自然空巢也就由此而生。

(三)人口流动转移。随着生活竞争程度加剧,生活压力日趋繁重,致使部分在外打拼的年轻人很少有机会回家。另一方面,一些老人不愿意、不忍心子女因照顾自己而放弃工作,或怕给子女添麻烦,或追求晚年宁静,最终选择独居,从而加剧了空巢化程度。这种现象在以劳动力输出为主的我市农村尤为普遍,据不完全统计,比例可能高达70%。自愿空巢也就在所难免。

(四)城市功能完善。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加快,户籍制度改革的深入实施,“高大上”的城市功能,“零门槛”的进入机会,“无限量”的发展前途,让许多原本生活在农村的年轻人有了更充足的理由和更多的机会,进入城市谋求发展、创造生活或照顾子女求学,渐渐的选择城里安家落户,被动空巢也就不可回避。

(五)个别子女不孝。一些子女因老人的赡养问题而互相推诿、发生纠纷甚至产生矛盾,致使老人心理很受伤,被迫空巢也就无奈为之。

三、问题导致的结果

空巢现象在加速家庭功能消减的同时,也影响着老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一)收入水平偏低,生活质量较差

受基层基础条件、家庭子女经济、生产劳动能力等因素制约,全市约86.12% 的农村空巢老人表示自己的经济收入主要靠传统简单种养、轻度体力劳动或低保特困救助,基本没有养老保障。创收渠道单一、收入水平偏低、生活质量较差等问题尤为明显。

(二)年老体弱多病,健康保障欠缺

虽然国家实施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大病医疗救助制度,对缓解因病致贫、因病欠账等问题起到了积极作用,但面对身体结构素质差、财力保障水平差、抗御风险能力差的“三差”特殊群体----农村留守老人而言,仍是杯水车薪。新农合门诊报销少、住院门槛高,大病医疗救助病种受限,致使部分农村空巢留守老人普遍存在“小病忍、大病拖”或听信江湖游医的“野物绿色疗法”或自行购药进行“保守治疗”或自采草药传统“土方法”治疗等现象。

(三)社会参与偏少,精神生活孤寂

受居住分散、设施缺乏、职业特点、子女外出等因素制约,“春天田间播种耕作忙,夏日背靠大树来乘凉,秋来收割粮食抢晒晾,冬返抡上椅子晒太阳”已成为农村留守老人的真实生活写照,缺少天伦之乐、缺乏文体娱乐、缺失家庭文化,“白天一个人、晚上一盏灯、进出一孤影”的“三缺一”生活模式已让不少空巢老人认定晚年生活是枯寂、乏味、失落的,甚至部分老人还出现了反映迟钝、表情呆滞等现象。

 (四)生活无人照料,安全隐患较多

在居住相对零散和身体机能下降的双重作用下,空巢老人一旦有个头痛脑热,无人寻医问诊、无人端汤送水、无人煎药熬药等现象十分普遍,而且安全隐患较为突出,安全事故易发多发。前些年,就出现过老人在家过世1月余,家人邻里才知晓的现象。

 (五)家庭责任缺位,侵权时有发生

近年来,受西方“经济至上论”和“及时享乐论”的影响,部分年轻人开始出现了思想堕落、贪图享乐、及时行乐等倾向,不赡养老人、家庭冷暴力等现象时有发生。据统计,截至2016年7月15日,全市58165名农村留守老人中约有26.49 %的表示子女已有三年以上未回过家,近2000名老人表示子女已有十年或以上未同子女谋面;能享用到子女按时供给的赡养费的老人数还不到全市农村留守老人总数的10%。农村空巢老人家庭养老路在何方?

四、下一步工作初探

在高老龄化率和高农村空巢留守率的双重叠加影响下,我市农村养老问题显得任重道远。着眼新时代、新形势、新需求,我们必须坚持“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行动”的思想,以为老制度健全为保障,以养老项目建设为途径,以敬老大众参与为推手,以孝老文化培育为载体,统筹调动政府、社会、家庭三方力量,合力攻坚,负重而行。

(一)政府层面,健全医养老保障制度,完善养老服务体系。

建议出台老年人医疗优待政策,逐步免除80岁以上老人高龄、困难“空巢老人”的门诊普通挂号费、门诊注射手续费、门诊换药费及新农合个人参保费,提高门诊报销比例,增加报销病种范围,将老年人常见的门诊病患纳入救助范围,大病救助顶额标准逐步提高,以村为单位建立60岁以上老人健康档案,定期组织开展到村巡回体检和诊疗工作。继续落实老年人养老保障政策,进一步完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做到农村养老保险“全覆盖”,提高农村“空巢老人”的养老保障基本能力;进一步完善以低保救助、特困救助为主体,以大病救助、临时救助为补充、以慈善帮扶、走访慰问为配套的多层次保障体系,尤其要加大对农村高龄、病残、独居的困难“空巢老人”的关爱力度,帮助他们解决必要的生活问题;进一步完善高龄津贴制度,逐步实行普惠化,并建立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挂钩调整机制。推动完善基层养老服务体系,遵照“叶落要归根、养老不离家”的传统,坚持“纵横对接、医养融合、养助结合”的思想,按照“市局筹措、乡镇补助、村级监督、个体经营、互助抱团”的思路,继续加大农村幸福院的建设力度,探索实施农村卫生室和养老院基础联建、服务联营、资源联享模式,逐步解决农村养老问题。建立农村空巢老人台账,构筑乡、村、组、邻四级老年人关爱网络。按人均1元的标准统筹落实老龄事业发展经费,将老龄工作纳入目标考核范畴,确保老龄工作各项部署到位、执行到位、积极性调动到位。

(二)社会层面,弘扬孝道孝德文化,凝聚社会大众合力。

用好人文伦理正反教育。以“全国文明城市”创建、“贫困地区精神脱贫”等活动为契机,继续加大孝道文化宣传力度,积极推进德孝 “七进”工作,探索推进基层孝老“红黑榜”制度,通过“宣扬一批、教育一批、引导一批、惩戒一批”,推动孝老为老成为一种文化自觉、行动自觉。积极推进基层老协建设,加强组织领导,落实场地资源,补助运行资金,帮助完善制度,简化备案程序,降低准入门槛,搭建平台渠道,引导承接养老服务、探望关怀、心理疏导、文化惠老等工作。实施下乡返乡创业工程。以精准扶贫产业园、奔康园建设为契机,通过出台便利政策、落实创业补助、建立奖励机制等方式,打出乡里乡情“纽带牌”、放出畅通服务“信号弹”、推出资源资本“优惠券”,引导外地的公司企业、青年俊杰、社会组织“南归”、“回流”,返乡下乡创业兴业,从而带动更多的年轻人实现个体发展和敬老孝亲“两不误”。

(三)家庭层面,完善法定赡养机制,推动依法履行义务。

切实加强《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宣传力度,推动年轻人依法履行义务、老年人依法维护权益。依法强化家庭养老功能,对存有赡养纠纷隐患的农村家庭,推动落实家庭赡养协议签订制度,建立健全驻村干部、村(居)组织、家族长辈三级督导制度,督促子女履行义务。探索建立家庭养老奖励基金,对于因长期服侍老人造成生活贫困的或每月按时提供一定数量的养老金的家庭或个人,给予一定的奖励,由此倒逼传统家庭养老的功能归位。

  • 版权所有:四川省老龄办 联系地址:成都市武阳大道三段201号 联系电话:028-87023763
  • 建议使用:IE8.0以上的浏览器浏览 备案号:蜀ICP备17043488号